侨批故事 | 100多年前一位菲律宾华侨的宗教观

2018-07-16 15:07:00        字号:    

    侨批业不仅是海内外亲人之间进行物资(舶来品)、资金、情感信息乃至时政信息的跨国转移、交流的民间渠道,而且也是中外乃至东西方联系交往、文明传播的通道之一。民间乡俗、宗教信仰通过侨批的传播,便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在现存的侨批文献中,以记载民间乡俗和宗教事项为内容的时有所见。 

    通过对一枚早期侨批的解读,展示海外华侨与家乡亲人在宗教信仰方面的传播,重现清末民初海外华人的宗教思想。 

    19125月,有一封侨批从菲律宾马尼拉寄厦门过水锦宅社(见图),写批人康春景、收批人黄开物均为旅菲华侨,同是同盟会成员,从批信书写的称呼看,且是义兄弟关系。此封侨批系黄开物于19115月至19136月在家乡的期间,居住在菲律宾、香港、厦门等地的辛亥革命志士寄给他的几十封侨批、信函中的一封。地址“厦门过水锦宅社” 时属泉州府同安县锦宅社,19573月起,锦宅社划归龙溪专区龙溪县,今属漳州台商投资区角美镇。批信如下:   

开物兄如晤:  

    久不问讯,未审近状如何?至深言念,每欲握笔与兄稍谈时事,又皆苦无可言。弟对于大局极为悲观,初意以期革命成功日,吾人心志必为之一宽,不意至此,益觉忧,而且愤,其将何以慰藉……

    弟不忧外人之瓜分,吾亦不忧人民程度之幼稚,而忧无真正道德心……惟现形之危险,实足令人恐怖。然此现象非偶耳,甚由来者久矣,推原祸胎不得不犹痛心疾首于满清政府,然溯厥其源,犹不得不归罪于儒教。盖积之愈久斯毒之愈深,诚非朝夕所可拔除而净尽之,故名虽共和,而内地出满之绅士,疾视新学如故,且持极端之反对,实足阻碍吾民国之进步……  

    弟从各方面之观察及历史上之研究,欲振兴道德,洗除社会上之恶风俗,厥惟基督道。盖基督徒,诚信、博爱、宽以待人、严以处己,且有坚忍之气魄,有以身殉其目的者,实足以风吾侪,不观孙、黄、黎、伍、王,非素受基督道之灌溉,何以至此?弟擬致力于此,以行其志愿之目的。基督徒之目的非必以居高位享厚禄,系实行博爱,牺牲一己之利,造福他人也。故弟非敢望革命元祖之肩背,不过尽人生之义务耳。至将来之地位如何,能否实践,固未可知……  

    鉴今而后,愿深自刻励,勉而为之耳?况博爱之宗旨,即人道之主义尚能积极进行与世界之文化随同……天下滔滔,我怀如何?书不尽意。顺具洋蚨贰元,祈察收为幸。并候  

    阖泽均安  

    基督道范围甚广,随人之智识而定,其高下未能以一律概之。又及。  

康春景  

阳历五月廿日(1912520日)发 

    写批人康春景菲律宾马尼拉同盟会成员,在一间华文学校教书。从他写给黄开物的多件侨批看,康春景系一位有理想抱负、乐于接受新生事物的爱国华侨。 

    批信书写日期是1912年“阳历五月廿日”,系辛亥革命胜利后、民国成立初期。批信谈及的主要内容是基督教。基督教在菲律宾是主流宗教之一,因为此时的菲律宾是美国的殖民地,受美国宗教影响极大。 

    批信全文约1000字,康春景开门见山,对辛亥革命成功的时局表现出“对于大局极为悲观”。他认为“不忧外人之瓜分,吾亦不忧人民程度之幼稚,而忧无真正道德心”。他分析其原因,“推原祸胎不得不犹痛心疾首于满清政府,然溯厥其源,犹不得不归罪于儒教”。针对时弊,他认为“名虽共和,而内地出满之绅士,疾视新学如故,且持极端之反对,实足阻碍吾民国之进步,即将来之自治会及何等局所,亦皆彼辈之盘踞可无疑矣”。他从各方面之观察及历史上之研究,认为:“欲振兴道德,洗除社会上之恶风俗,厥惟基督道”,并讲到基督徒有诚信、博爱、宽以待人、严以处己等优点,以及他对基督教的认知、对基督教道德观的认同等。最后,他写道:“鉴今而后,愿深自刻励,勉而为之耳?况博爱之宗旨,即人道之主义尚能积极进行与世界之文化随同。”“基督道范围甚广,随人之智识而定,其高下未能以一律概之”。他也表达要极力地传教。 

    康春景身居异邦,情系祖国,表现出他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他是同盟会成员,参加辛亥革命,对民主运动、中国的民风民俗、宗教信仰有着切身的体会和深刻的认知,同时他在菲律宾接受的是基督教,他认为基督教对于改良中国民众道德状况有诸多先进性,要在中国传播,“尚能积极进行与世界之文化随同”。 

    时光流淌100多年,当下信彩彩票必须辩证客观地分析批信作者对于儒教和基督教的看法,固然各种宗教有其历史根源和存在的合理性。对于20世纪初叶中国的国情,提倡博爱,改良民众的道德水平,当然是件好事,但即使引入基督教也并非能够适合中国的国情实际,也不一定就能完全解决中国的一些道德问题。因此,该侨批的内容与观点仅代表了写批人的个人观点,并不能反映当时真实国情需要。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