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故事 | 香港:侨批的中转站

2018-07-12 12:07:00        字号:    

  1949年10月17日,陈兵香港边境的是骁勇善战的林彪司令员率领的第四野战军部队,第44军政委吴福善拿着望远镜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目标。只须一声命令,士气旺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挟“宜将剩勇追穷寇” 之势,必将一举……就是英国政府、香港当局也知道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但是,最高领袖们做出:暂不收回香港的决定。毛泽东主席严禁第四野战军在边境驻防,只由保安部队维持治安。 

  1954年,周恩来总理指示:从英国入手,改善中西关系,在条件不成熟时,暂不收回香港;而后,周总理指示:信彩彩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香港可以作为信彩彩票同国外进行经济联系的基地,可以通过它吸收外资、争取外汇。

  1974年,毛主席、周总理会见英国首相希思,为1997年香港回归一锤定音。历史证明,这是一个英明的决策,对一个当时只有60万人口的香港,要解放它易如反掌,但最高领袖“留下它,我有用处” 的指示,让信彩彩票实在找不到更完美的赞誉。

 

几经中转  侨批艰难送达

  香港以它特殊的地位,历史上在侨批的传递上起着枢纽“中转站” 的作用,尤其在日本侵华、祖国蒙难,沿海各口岸被日寇侵占时,大量信件和侨批从香港周转,大量战备物资包件源源不断从香港经广州湾、前山、沙鱼涌、遂溪转入后方,转到闽南的厦门。

  1938年5月13日厦门沦陷后,经香港中转到内地,侨批改为发到鼓浪屿、晋江(泉州)、闽侯(福州)等临时港口,给潮汕、闽南侨眷以救济,直到1942年香港也被日寇占领。

  

  这是一枚“送至福建省  石码市直扶街门牌七号   外寄国币叁拾元正  郑英才先生玉展  由南洋郑春松寄于直葛市” 侨批,信封背后贴有邮票一枚并销当地邮戳,“鼓浪屿  中华民国廿七年八月廿六日发  香港转鼓浪屿  正大公司收   井里汶□□必澜缄  ” 及英文“`TO CHENG THAI  KULONGSU  HONGKONG” “正大    侨信分局   石码后街仔  头门牌廿一号” 竖长方形戳。观察这几个批局信用戳,信彩彩票很容易看出,“香港转鼓浪屿” 是临时补充,挤在里面很不自然;英文章也是为侨批从香港转鼓浪屿专门制造的。

  另有一侨批,“送至廿七都小过坑社  胞弟陈良福收启  外附去大银壹佰大元正  付信人陈良冷缄” 的巨港高隆兴汇兑信局制式信封,正面贴当地邮票,盖宣传邮戳,时间为1939年2月14日,正面右上部已经印制了“正大公司收转” 字样,另右旁加盖了“香港转鼓琅屿”、下部蓝色“KULANGSU/(VIA_HONGKONG)” 章,是巨港高隆兴信局与正大信局互相转递的侨批。

  这二枚侨批展示了厦门被日寇占领后,侨批局为圆满完成侨胞、侨眷嘱托,作出多么艰辛的努力。可能是总包经过香港未拆封,这二枚封上没留下中转香港的痕迹;也可能是战时鼓浪屿邮局条件原因,也不见落地邮局的信息。

乱象重生  香港侨批业一度失序

  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南洋一带侨胞、国内侨眷急于知道双方能否在浩劫战火中幸存,急需与对方通讯,侨胞也急于汇款寄物给父母、妻子、兄弟,大量侨汇引起居留国当局侧目,纷纷制定限汇、禁汇政策法令;同时国内战乱通货膨胀,甚至汇率一日数变,香港国际金融都市的重要作用显现。国外对外汇的控制,加之国内货币急剧贬值,为保障客户货币保值,保障侨批局自身安全迫使侨批业转入黑市经营。马来亚、菲律宾、印尼等国大多数批局把揽收的批款汇到香港,在此套购港币汇到祖国。把港币折换成法币、国币、金元券,因为国币币值日跌,侨批款项运行需要时间,给批局带来丰厚利润。有些批局利用这种情形,拖延时间介付批款,从中牟利,在香港新成立多家侨批局,乱象重生,管理失序。侨批局老板笑逐颜开,私囊充盈,买田建厝,“诚信” 二字谈何说起。

  这是一枚制式侨批总包封,“烦送新嘉坡源顺街四十三号交 许联成本行收启  厦门振成信局缄”,里面装的是侨信、批款介付以后回收的侨眷所附的回文,俗称“回批”。因为限汇、禁汇的原因,这时期侨眷回信应该脱离原有交批局转递的习惯,迳从邮局寄发,交由批局寄发的,可能是收款收据,而且是印制规格化,又轻又小又薄,否则这样的信封装不下一船期回批。后面贴有22枚邮票,计面值8000元;左上部还钤盖一香港邮局过路中转戳。

香港开单  厦门提货

  新中国成立后,急需大量外汇。广东、福建侨胞们通过侨批局汇入的外汇占全中国非贸易外汇约九成,当然引起中央政府重视。香港从中起的巨大作用,证实当年中央政府的远见。

  3年困难期间,香港的侨批局也有瞩目的表现。南洋侨胞不仅寄钱接济国内亲眷,而且把大量物资寄往国内。因诸多不便,侨胞、批局就把款项汇到香港,就地购置物品,然后很方便寄到广州、汕头、厦门。所寄物品,食品占大多数,如大米、白糖、面粉、猪油,太多平民百姓从这里才认识、首次享用诸如麦乳精、咖啡、阿华田等商品;还有“肝膏”、洋参片,甚至还有汽灯上的纱网,打火机的火石……特别实用是旧衣服、人字拖鞋。各地华侨旅行社、侨批派送员或者代步当车,或者利用自行车、汽车把这些物品送到侨眷家中,不吸客户一枝烟、不喝侨眷一口水,让侨眷们好生感谢。

  上世纪70年代后期、80年代初期,还有“香港开单、厦门(或汕头)提货” 等方便侨胞、侨眷的措施,打开绿灯,方便侨胞寄递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电视机等等。


侨生的“连心桥”

  随着侨批收藏研究的深入,有一群群体引起大家注意。这是侨胞们为了留住乡情和根魂,把自己年幼的儿女们送回祖国读书,成年后部份留在祖国,大多再到南洋。华侨子女、华侨学生的生活来源,少数靠国内亲友接济,大多仰仗海外侨胞。侨生是侨批的接收者。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和侨务机关对侨生关怀备注,侨生的侨批,一般由各地邮局和银行转驳。因侨批在国外已纳足邮资,邮局也不再重复收费。因祖国广袤的国土,侨生分散国内学校,所以邮程往往较长。

  1966年开始的“文革”,把侨生阻滞在国内。随着年龄增长,1968年,伟大领袖巨手一挥,他们和国内同学一样,到广阔天地练红心。历史资料记载,这批侨生近1万人,其中插队落户约1000人,国营农场、生产建设兵团约3000人。此时的侨批,通过香港中转,架起侨生与海外亲友信息交流、情感沟通的桥梁。

  这里介绍几张回批总包封,估计侨批是寄送他们的。

  信封正面为打印制式“香港  邮政总局G.P.O.Box 805号   明泰银号信局收”无落款。信封为牛皮纸、白纸制。

  

  其中,有一封信正面贴天安门画作8分邮票一枚,销福建龙海角美(支)邮戳,日期年份不清。

  另有一件也是正面贴邮票——体操运动员双杠邮票8分一枚,销“湖北2   建始  1974年2月26日” 邮戳。

  5枚总包封里面只装一件回单(或回文),都没有香港落地戳,都符合单枚回批邮资。看来,除明泰信局本身经营范围潮汕一带外,广州、福建甚至湖北都有涉足,可能是为分散全国各地的侨生而为。寄侨批的并非都是香港人,香港也只是回批总包封的中转站。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