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记忆 抗战侨批》(第二十五期)——日寇统治三年 我侨破产十有八九

2015-11-25 16:11:00        字号:    
 

 

1946年3月马来亚李焕愉寄德化恩妹侨批:

“马来亚为着日票作废,照受日寇统治三年余,我侨破产十有八九”

1945年3月,美军光复马尼拉,菲律宾可以办理邮政业务,允许华侨对外通信。此时中国抗战尚未胜利,沦陷区的交通邮政仍然受日军控制,华侨与国内联系尚未恢复。以下两封信系菲律宾光复后华侨首帮信件,是爱国华侨庄材鳅托国民党在菲律宾的一位官员柯俊智到重庆开会之机转寄到晋江的。两封信的内容除了报平安表达思念之情外,更多的是记述他们在马尼拉遭受日军迫害的亲身经历,以及日军占领、败退所犯下的惨无人道的罪行,怵目惊心。

恩妹手足:

多年音信断绝,彼此悬念,皆同。去日接妹来书,欣悉一切。一是后祠儿有着落,我心不无为之欣慰,惟报章所载,对祖国汇水关系,以致物价日高,尤货价叠高,民生问题影响不小,而马来亚为着日票作废,照受日寇统治三年余,我侨破产十有八九,明知我妹经济恐惶,对于接济方面仅有心而无力可行,时在外旅家托好,幸勿远念。兹逢便付上国币壹万元,以补家需是荷。

                              愚兄 焕愉 启

                            民卅五年三月卅日

这是1946年3月马来亚华侨李焕愉寄德化恩妹的侨批。

那是战后第一年,李焕国、李焕愉与家乡的恩妹多次通信,你来我往互报平安,缓解战时亲人中断联系的思念之苦,也诉说他们饱受战争影响各自的生活苦难。

侨批上所写的陈科婶即恩妹,她早年失去丈夫陈科。1946年3月,李焕国回复恩妹的批信写到,妹“抱养男女儿两位,接承祖枝”,全家三口,遭遇困苦,系“非人力所能挽回”。在战争年代,“妹受苦境尽归日寇之咎也”。他询问家庭情况,并附国币壹万元。

李焕愉给恩妹的批信中写道,“多年音信断绝,彼此悬念,皆同”。因为战后国内汇水关系,以致物价日高,尤货价叠高,影响民生问题,他“明知我妹经济恐惶”,但“马来亚为着日票作废,照受日寇统治三年余,我侨破产十有八九”,因此,“对于接济方面仅有心而无力可行”,只能“付上国币壹万元,以补家需”。

当年10月,焕国又给恩妹寄侨批,再报平安,谈及战后物价高涨的现实情况,他说:“遭货价高昂,海内外均然,……赖暂度而已”。

事实上,在战争动荡年代,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侨居地,普通华侨家庭免不了遭受痛苦,经历艰难的生活之路。这3封侨批讲述了华侨家庭内外的艰辛苦难,“妹受苦境尽归日寇之咎也”“马来亚受日寇统治三年余,我侨破产十有八九”,以真人真事谴责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世界记忆 抗战侨批》(二十五)——日寇统治三年 我侨破产十有八九.pdf

(黄清海)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